首页 > 科技探索 > 正文

十大网上正规赌博网站

时间:2018-12-03 09:25:44 来源:新浪科技综合 评论:0 点击:0
      2006年开始连载《三体》的时候,刘慈欣并没想过,这部作品会在全世界掀起怎样声势浩大的科幻狂潮。更没有想过,多年以后在大家的口耳相传中,他会成为那个“单枪匹马,把中国科幻提升到世界水平”的传奇。

  《三体》从2010年完更到现在,已经销售了近千万册。刘慈欣凭借它把雨果、银河、克拉克诸类大奖悉数收入囊中,吸引了雷军、扎克伯格等一系列大佬成为忠实粉丝,就连奥巴马都亲自索要《三体》手稿。如今书籍早已不需要通过这些来介绍,干净利落的“三体”两个字,就足够激起听者情绪反应的涟漪。

  “哦!我和我身边的朋友都看过!”

  对一件事物最高的封赏,从来都不是波澜壮阔地堆垒辞藻、极尽美誉,而是让它本身成为现象,成为可以用来赞美别人的嘉奖。

  比如,书店里的畅销书架上,“《三体》之后,又一XXX”的说辞,被刻意地印在各种书籍的腰封上。

  可以说,刘慈欣和他的《三体》掀起了一场思想高潮。

  为什么是刘慈欣

  《三体》走红,并不只因为它的科幻故事情节,更因为它启发了几代人的思想。 

  从刘慈欣开始连载《三体》的2006年作为序幕,世界经济拉开了一场颠覆性的变革。

  这一年,淘宝网成为全亚洲最大的购物网站;第二年,它所属的阿里巴巴与腾讯、百度一起,先后突破市值100亿美元大关,BAT三巨头鼎立初成态势;与此同时,苹果推出第一代iPhone,正式敲响了诺基亚帝国的丧钟。

  之后十年间,整个移动互联网行业进入急速整合、垄断、赢家通吃的时代。仅在国内,腾讯早就不止专注社交,阿里的盘子也已铺到电商之外,美团的战线不再局限团购,滴滴的野心从出行扩张到金融。竞争的不确定性导致各行各业产生了普遍焦虑,你永远也不知道打败自己的对手会从哪个方向冒出来。

  “宇宙的物质总量是一定的,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,文明会不断增长扩张,文明之间存在着无法信任的猜疑链。”

  刘慈欣描述的“黑暗森林法则”在激烈的互联网经济竞争中被反复引用;“降维打击”也从《三体》中的攻击手段,成为每个互联网企业的常规武器。

  这大概是刘慈欣叫人最不可思议的地方。就像路边树梢上的叶子才稍稍晃了一下头,他立刻便猜度到远方的云起暗涌。

  有趣的是,他并没有预告暴风雨会如何到来,但我们总能在他陈列的猜想里,找到自己需要的那把伞。

  就像刘慈欣的某位朋友,对他有过一段有趣的评价。

  “大刘给人的致命吸引在于,他说的话永远是恰逢其时、恰如其分,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,刚刚好在你最需要听到的时候,他说了,然后你被一针戳心、醍醐灌顶。”

  这一次,他又在担忧和反对什么

  恰如其分的醍醐灌顶,往往来自不可预知的喜出望外。

  当然,也有可能是大惊失色。

  就像11月的时候,刘慈欣在美国领取“克拉克想象力服务社会奖”公开演讲时,半戏谑半认真地,对“IT发展带给人们的舒适安乐”,表达了一番不以为然。

  “说好的星辰大海,你却只给了我FACEBOOK。”

  这关乎刘慈欣五十多年来唯二不变的坚持——锻炼身体和热爱太空。再高一些,也关乎他对全人类未来命运的关注与担忧。

  他担心计算机技术继续发展让人类沉迷虚拟,从而不思进取,就像他在最近开设的音频节目《刘慈欣的思想实验室》里的直言不讳:

  人类最终很可能毁于自我灭绝,比如选择变成一个数字,生活在虚拟世界中。

  “整个人类最飞快发展的技术,其实是内向的技术。网络技术、IT技术让我们的文化越来越内向,以至于这样一天很快就会到来:我们只要一辈子封闭在一个房间里面,不用出门,就可以毫无困难地度过一生……”

  他很担忧,未来对孩子们讲起星辰大海,不再是在月球的陨坑上实实在在踩下去的一脚印记;孩子们飞出银河系拥抱星云璀璨的渴望,也不会再是陪伴他们一生的英雄梦想。

  他担心人类的过于自信,在未来某天遭遇真正的外星超级文明时,像一串琉璃被摔得粉碎。

  “看看我们周围的世界,会让我们对自己和更高等文明的交流感到绝望。”

  那是刘慈欣录制思想实验室节目的时候,脱口而出的一句话,但眼神里隐隐的忧虑,已然延伸到节目之外更渺远的地方。

  逆潮流的面壁人,他到底在想什么

  刘慈欣录制节目的时候,眼神偶尔会有些失焦,像是穿透了那些密密麻麻的问题,从里面抽丝剥茧地看到了一个郁郁恍惚的未来。

  很多人并不相信,一位科幻作家对于宇宙文明的探索有着信念般的坚持,就像他无比擅长的“密集叙事”和“时间跳跃”的写作手法,那种无限加快叙事的步伐,让读者的内心生出无法企及的落差。

  方兴未艾的VR技术为什么不好?毫无踪迹的太空文明有什么可担心的?食物链顶端的人类为何还要杞人忧天?

  在物欲横流、金钱至上的当下,怎样回答都显得有些孩子气,刘慈欣也只能作为一位科幻作家来解释他对太空的坚持。

  “在很长远的未来,开拓生存空间,去延续人类文明。”

  他关心航空航天技术的发展,坚持呼唤人类去探索地外文明的存在,但与此同时,在他的设想里,当人类与地外文明真正交锋,他又对结局无比悲观。

  “迎合外星人喜好的方式,甚至变成外星人的宠物,也远比灭绝了强。”

  这样看起来,刘慈欣真的很像他在《三体》中描绘的“面壁人”,无论他在作品中提出多少超脱人类的壮丽,也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真正想的,到底是什么。

  就像他这次在喜马拉雅开设《刘慈欣的思想实验室》,声称是让大家加入他的思想世界一起思考,可这真的是他原本的计划吗?

  或者,只是他某个未知计划的一部分?

文章排行榜更多
最近更新更多